分割線
課本里的上海
來源:光明日報 2019/11/13 10:04:07 作者:顏維琦
字號:AA+

導讀: 課本里的上海,鐫刻著時代的足印。

浦東朝暉(油畫·局部)全山石

洋山港(油畫·局部)靳尚誼

上海魯迅故居(水粉)司徒喬

泛吳松江(書法)陸晞明

城市的溫度(油畫) 黃阿忠

“滬城八景”之“石梁月夜”(油畫)肖谷

黃道婆(課本內頁)資料圖片

【課本里的中國】

要怎樣描述上海?地域面積不大,只有6340平方公里,在中國4個直轄市里是最小的,人們卻愿意稱她“大上海”。20世紀二三十年代,因錯綜迷離的世相和現代化的摩登都市景觀,她便得了一個外號——“魔都”,這個名字在民間沿用至今,特別受到年輕人喜愛。

上海是有其大的,“大上海”并非虛名——她是中國最大的經濟中心城市,全球城市中的一顆璀璨明珠,2400多萬人在這里生活,210多萬家企業在這里發展。上海的“大”,更在于胸懷、格局,所謂“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便是上海的城市精神。

上海是有其魔力的,有著很多讓人“著魔”的地方——東方和西方、傳統和現代、本地和外來,一起成就了上海,上海是中國城市現代化的縮影,是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鑒的生動寫照。上海的魔力,和她的“大”不無關系——因其包容而多元,因其多元而多彩。

當我們循著語文課本走進上海,你會發現,課本里的上海也是色調豐滿的,如同這座城市所擁有的,有厚重乃至沉痛的記憶,也有面向未來的輕盈和先鋒;課本里的上海,是不斷變化發展的,更是和國家命運緊密相連的,正如這座城市所經歷的:上海是全國的上海,與新中國70載崢嶸歲月共成長,在改革開放的波瀾壯闊中立于潮頭,上海始終是先行者,是排頭兵。

課本里的上海,是不斷生長的。“葦蓬疏薄漏斜陽,半日孤吟未過江。唯有鷺鷥知我意,時時翹足對船窗。(《泛吳松江》,滬教版六年級語文下冊)”唐宋時的吳淞江是一條深闊的大江,“深廣可敵千浦”,無怪乎詩人孤吟半日尚未過江。

那時的黃浦江不過是吳淞江的一條小支流,以至于史書中很少能夠找到“黃浦”的名字。因吳淞江泥沙淤積,明代開始大規模疏浚黃浦,以致“黃浦奪淞”,年輕的黃浦江逆襲而成大江。事實上,在大江大河遍布的中華大地,全長113公里的黃浦江算不上一條大河,卻是一條流淌著故事的河流。它見證了上海開埠170多年的歷程,融入了近代以來上海城市的成長史,成為上海人心目中的母親河。人們說,“黃浦江畔薈萃了上海城市景觀的精華,這些景觀成為上海城市的象征與代表。海內外游客到了上海,大多要到此一游。”(《黃浦江——美麗的母親河》,滬教版七年級語文上冊)

課本里的上海,鐫刻著時代的足印。紡織業曾是上海的“母親工業”,明代松江布就有“衣被天下”的美譽。“在上海一帶,曾經流傳著一首民謠:‘黃婆婆,黃婆婆,教我紗,教我布,兩只筒子兩匹布。’這首歌所唱的‘黃婆婆’便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棉神’黃道婆。”(《黃道婆》,語文版五年級語文下冊)黃道婆是宋末元初時候的人,家住松江烏泥涇,她向世人傳授紡織技術,推廣先進的三錠紡紗機,受到世代百姓的敬仰。上世紀20年代,上海民族紡織工業進入黃金時代。紡織工業的興起,帶動了金融、物流、造船等產業的發展,為現代城市發展注入動力。比如,上海第一輛有軌電車,就是從楊樹浦路開到東興橋一線,因為當時楊樹浦有大量紡織廠。

“這是楊樹浦福臨路東洋紗廠的工房。長方形的,紅磚墻嚴密地封鎖著的工房區域,被一條水門汀的弄堂馬路劃成狹長的兩塊。像鴿子籠一般地分得均勻,每邊八排,每排五戶,一共八十戶一樓一底的房屋,每間工房的樓上樓下,平均住著三十二三個‘懶蟲’和‘豬玀’……”(《包身工》,人教版高中語文必修一)1935年,作家夏衍深入東洋紗廠采訪調查,寫下這篇報告文學,揭開了包身工遭受種種非人待遇和殘忍壓榨的一面。

這是城市的傷痛、時代的瘡疤。浦江恒流,上海恒新,從新中國成立,社會主義建設日新月異,到改革開放春風吹拂大地,再到浦東開發開放號角吹響,上海經歷了幾輪產業結構調整和經濟社會轉型發展。如今的楊樹浦完成了從“工業銹帶”到“生活秀帶”之變,城市真正成為人民的,城市治理以人民為中心,把最好的空間給人民,市民在這里信步閑庭、運動休憩,那些記錄城市歷史的老建筑也得到了尊重和善待。

課本里的上海,是英雄的城市。“他的面孔黃里帶白,瘦得教人擔心,好像大病新愈的人,但是精神很好,沒有一點頹唐的樣子。頭發約莫一寸長,顯然好久沒剪了,卻一根一根精神抖擻地直豎著。胡須很打眼,好像濃墨寫的隸體‘一’字。”(《一面》,人教版六年級語文上冊)那是魯迅先生的面龐。從1927年自廣州來到上海,到1936年逝世,魯迅在上海生活了9年。海納百川的上海,像磁石般吸引著各地文人學者在這里生息,如今依然如此。

“這20年間,他在學術上取得了輝煌的成就,生活上擁有豐厚的待遇。然而,他始終眷戀著生他養他的祖國。他在寫給父親的信中,不止一次地發出‘旅客生涯作到何時’的感嘆。他告訴父親,他不止一次夢見上海,夢見那所伴他度過童年時代的房子。”(《始終眷戀著祖國》,蘇教版八年級語文上冊)這是錢學森赤誠的思鄉之情,他沖破重重阻礙回到祖國,為國奉獻。坐落在上海交通大學的錢學森圖書館,用豐富的館藏展現了“人民科學家”是怎樣煉成的。

“植物學家、科普達人、援藏干部、教育專家……哪一個身份都可以以一種完整的人生角色在他身上呈現。在生命的高度和廣度上,他一直在探索自己的邊界,直到他生命戛然而止的那一天……”(《“探界者”鐘揚》,部編版高中語文必修上冊)這是復旦大學鐘揚教授53歲的人生。他是新時代的奮斗者,他的精神與上海的城市精神共振,展現了一名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知識分子的時代風采。

正是有了千千萬萬個生活在這里、奮斗在這里的人們,才積淀了上海的城市底色和獨特氣質。上海是紅色的,是先進的,上海是開放的,是多樣的;上海是精細的,又是闊大的,上海是厚重的,又是始終年輕的。上海何以成其大?走進課本里的上海,深入這座城市的記憶,感知時代躍動的脈搏,你也會愛上上海,被她的“魔力”深深吸引。

(本報記者 顏維琦)

原標題:課本里的上海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福彩快乐10分开奖查询 京东股价实时行情 相关推荐:体彩网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下期预测 河南省11选5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最新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 11选五5开奖结果,吉林 浙江6+1奖池里面还有多少 排列3和值走势图500期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群号 金牛配资官网 海南4 1彩票规律图 三分彩哪个网站最大 15选5杀号公式绝招 乐彩时时彩走势图百度 权重股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