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者的茍延殘喘:孫楊被告,或被取消世錦賽一切榮譽
來源:海疆綜合 2019/07/23 11:12:43 作者:祝從容
字號:AA+

導讀: 孫楊被國際反興奮劑組織告上了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屆時,如果孫楊被判定違規興奮劑規定,會被取消今年世錦賽所獲得的一切榮譽,并可能面臨終身禁賽。輝煌的體育生涯將以一個極為不光彩的方式結束。

最近世錦賽事如火如荼,除了比賽引人關注,場外也精彩不斷。

眾所周知,在前兩天男子400米自由泳比賽上,孫楊力壓“宿敵”霍頓,以絕對優勢獲得冠軍,而霍頓也“不負眾望”,獲得了亞軍的他在賽后頒獎時果然鬧出了“幺蛾子”——先是拒絕和孫楊合影,又拒絕登上領獎臺和孫楊一同領獎。

這么不尊重比賽,不尊重對手的行為,當然受到了廣大吃瓜群眾中國網友的譴責。更何況,霍頓除了自己不上領獎臺外,還游說季軍一起不登領獎臺,雖然季軍沒搭理他,但也真是過分了。

霍頓此舉可以說是引起了國際轟動,這不光是針對孫楊一人,而是針對整個中國游泳界的“深深鄙視”。輸了比賽不可怕,但是言行無禮就真的是丟臉丟到了全世界面前。

緊接著,霍頓的黑歷史被英國《每日郵報》扒出:“霍頓未能在上個月資格賽中獲得參加個人賽的資格,多虧了主教練Verhearen自由決定權而被選中。”

(圖源:《每日郵報》)

也就是說,霍頓本身就沒有資格參加世錦賽,是澳泳聯自廢規定把他召入。

作出如此野蠻行為的澳大利亞選手“霍頓”,竟然是靠走后門才參加了比賽。別光顧著指責孫楊,其實你自己也不“干凈”啊!

更“會心一擊”的是,國際泳聯22日發表聲明,對澳大利亞游泳管理機構和霍頓提出警告。

聲明稱:“國際泳聯官員22日在光州會面,分析了男子400米自由泳頒獎典禮的相關情況,決定向澳大利亞游泳有限公司(澳大利亞游泳運動管理機構)及其運動員霍頓發送一封警告信。”

“國際泳聯尊重言論自由,但它必須在適當的背景下進行。與所有主要體育機構一樣,我們的運動員及其隨行人員要明白他們有責任尊重國際泳聯規定,不利用國際泳聯的賽事發表個人聲明或作出姿態。”

“霍頓抗議的事情目前正在國際體育仲裁法庭的審理過程之中,在聽證會之前,國際泳聯不對該事進行評論。”聲明說。

按理說,霍頓都收到警告了,有些人該消停了吧,但就不!

孫楊被國際反興奮劑組織告上了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

CAS是前任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提議之下建立的,專門是為了解決國際體育糾紛存在,仲裁院的仲裁員全都是世界頂級法學專家。這個機構在國際體育節受到廣泛認可,到2004年為止,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處理的案子大部分都和服用違禁藥品和球員轉會費有關。

被告的原因還是那幾個:首先是2014年孫楊的禁賽門。

2014年孫楊因為服用曲美他嗪被中國泳協禁賽三個月,孫楊也因此被取消了同年全國游泳冠軍賽的成績。

浙江省人民醫院心內科主任醫師屈百鳴事后介紹:“孫楊因感冒出現了胸悶、心悸不適等癥狀,專家會診之后認為孫楊存在心肌缺血等情況,給予服用曲美他嗪保護心肌。”

此事經過調差后已經證實是誤服,而孫楊也已經接受了相關處罰,但仍有人抓住不放。

在里約奧運會時,霍頓在媒體的采訪中稱孫楊是drug cheat(用藥騙子),而法國運動員拉庫特也在接受本國記者采訪時稱:“他(孫楊)的尿都是紫色的,200米自由泳的頒獎臺令人惡心。”

還有一件事,就是去年發生的“砸血液樣本”的事情。

2018年9月4日,Internal Doping&Test Mangement 國際禁藥檢測管理公司,受國際泳聯委托給中國運動員進行禁藥檢測。IDMT三名工作人員來到孫楊家中提取血液樣本,孫楊團隊,包括孫楊母親、教練、律師要求該團隊出示證件。由于工作人員證件資質不全,孫楊團隊拒絕讓工作人員帶走血液樣本,并用錘子砸碎了血樣瓶。

“被采集的血液樣本未在正確的授權下進行,不能算是合格的樣本,無意義。”

此事被宣傳成孫楊暴力抗檢,從而引發海內外爭議。

而最終調查小組的結論是:“孫楊未存在興奮劑違規行為。”

也就是因為不滿這個結論,國際反興奮劑組織將事件上訴到了體育仲裁法庭,聽證將于9月進行。

屆時,如果孫楊被判定違規興奮劑規定,會被取消今年世錦賽所獲得的一切榮譽,并可能面臨終身禁賽。輝煌的體育生涯將以一個極為不光彩的方式結束。

孰是孰非,自有公論。

值得注意的是,仲裁委員會只會在涉事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才會接受案件審理,也就是說孫楊團隊自覺問心無愧,才會同意將此案上訴至委員會。

【資料來源:北美留學生日報、新華社等】

責編:王子秀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福彩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