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鵬:中西人權觀差異及政治發展邏輯
來源:環球時報 2019/07/23 10:29:15 作者:樊鵬
字號:AA+

導讀: “尊重和保護人權”作為一項基本政治原則,既是一種政治觀念,也是具體歷史經驗的產物。16世紀以來,西方在宗教改革、工業革命和民族主義組成的歷史洪流中,充斥著各種形式的政治迫害以及為免于政治迫害而進行的各類群體斗爭。

“尊重和保護人權”作為一項基本政治原則,既是一種政治觀念,也是具體歷史經驗的產物。今天西方世界倡議的人權觀,本質上是西方歷史經驗的產物。在西方人權觀念的內涵中,更多是一種政治權利,是一個政治群體或個人免于受迫害的權利,是政治上的選擇權,這是由其獨特的歷史經驗和集體感受決定的。

16世紀以來,西方在宗教改革、工業革命和民族主義組成的歷史洪流中,充斥著各種形式的政治迫害以及為免于政治迫害而進行的各類群體斗爭。從早期神圣羅馬帝國的哈布斯堡家族對各類猶太社區的迫害,到1572年法國圣巴托洛繆事件中極端天主教勢力對新教團體的殘酷迫害,從法國大革命中“雅各賓”派的激進舉動,到德國的俾斯麥政權對社會民主黨和天主教中央黨人的持續打擊,再到納粹的種族主義迫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凡此種種,決定了近代以來西方政治運行法則是以反對政治迫害、破舊立新為中心,反對政治迫害既是西方的政治道德原則,也是真實的歷史經驗。

反觀中國的人權觀形成,同樣源自于特殊的歷史經驗和集體記憶。根據中國的歷史經驗,似乎很少從政治迫害的角度理解人權和政治。棄民于不顧,才是政治上最大的惡,“博施于民而能濟眾”則是最高的政治德行,也是政治運行的基本原則。對統治集團來說,仁愛思想既是基本素質要求,也是人權觀念的核心,正所謂“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如果“其民困”,“則國之滅亡無日矣”。中國的歷史經驗中,涉及到所謂“人權”更多的是如何在政治上保民、安民,這也是政治合法性的重要基礎。我們沒有發展出來以“反迫害”為基礎的人權觀念,也沒有完全依賴于政治權利保障為核心構筑政治體系。用當下的經驗來理解,中國講的人權,更多地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人權理念,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權利、人民的“呼聲”背后,是涵蓋了政治、經濟以及社會權利在內的更綜合、豐富的權利構成。

為什么中西方會形成如此不同的人權觀念,這是一個極難解釋的歷史現象,我們也不必過多糾纏于此,重要的是它的當下意義,這些不同的觀念主導著中西方不同的政治發展邏輯。過去近百年,中國在一個先進的政黨帶領下,著眼于最大多數人的民主權利,重建政治秩序,鞏固民生保障,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政治觀和人權觀。可是與此同時,西方的人權觀,已經從一種集體經驗和歷史記憶逐漸發展成了一種抽象的道德法則。這個轉變,對內方面,影響了西方自己的政治建構實踐和歷史走向,例如在以新教思想和霍布斯主義為建國思想的美國,形成了以抽象的人權為基礎的憲法體系,掀起了以“反虐”為核心的持久的左翼政治運動等。有些結果,創造性地豐富了人類政治文明,但有些則對內消耗了極高的政治成本,連特朗普都稱自己遭受黨派的“政治迫害”。對外方面,則主要是持續的人權輸出以及對別國指手畫腳,對今天的某些西方國家來說,他們似乎執拗于嚴重的“政治迫害妄想癥”,將政治受迫害的妄想觀念施加給其他非西方國家,在國際輿論場和外交領域持續評價、干預他國政治形式和社會形態。

二戰以來,英美等國對社會主義中國做出的類似“極權主義”“威權主義”等不恰當的判斷,部分就源自于深刻的政治迫害臆想癥,用一種根深蒂固、先入為主的觀念判斷事物。當下西方,在西藏、新疆乃至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奉行所謂的西方“人權”標準,干預中國的法律意志和政策實施。實際上基于上述邏輯,這背后西方可能是犯了“政治迫害臆想癥”,也可能是揣著明白裝糊涂,但是這些做法本質上是不負責任的。以西方人權觀念為標尺解讀中國,以觀念曲解現象,尊奉先驗的政治標準,喪失了實事求是觀察和評價問題的能力,乃至于中國在經歷了巨大的社會變遷和政治變革之后,他們還試圖使用這些“狗皮膏藥”一樣的標簽貼在中國身上,對中國過去數十年在人權保障方面所取得的巨大進步,集體選擇性失明。為此,對于中西之間可能出現的更深刻持久的政治認知逆差,西方恐怕負有主要責任。

西方人權觀的傲慢,還部分源自于背后所承載著一套所謂政治制度和處理問題的機制。西方國家認為自己找了良好的機制去解決他們面臨的一些問題和矛盾,比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獨立議題,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議題,英國的北愛爾蘭議題,乃至于英國的“脫歐”議題等。對于西方的那一套,我們也許無須批判,但是我們一方面要清楚,這些機制是以保障政治權利為核心,是幾乎不計后果的“集團”選擇權。另一方面更要了解,這些處理西方自身問題的制度和理念,多數不適合其他發展中國家,特別是對于那些人口基數較大、地區差異顯著、歷史問題和族群問題比較復雜的地區,這種模式并沒有特別成功的復制經驗。當然這種模式更不適合中國,中國絕對不會因為一小部分人的選擇權,而同意破壞大多數人的福祉和安全,無論以民主之名抑或以人權之名。

還是那句話,沒有超越經驗的人權觀,這個經驗既是歷史的也是現實的。中國堅持把人權的普遍性原則和中國實際相結合,走符合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奉行以人民為中心的人權理念,這不僅是從歷史發展中反反復復試出來的,也是涉及最廣泛人民群眾利益和國家長治久安最現實、最緊要的政治關切。(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研究員)

原標題:樊鵬:中西人權觀差異及政治發展邏輯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福彩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