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永遠相信“紅軍強勝”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07/23 09:35:38 作者: 王林 田文生,朱彩云
字號:AA+

導讀: 在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南腰界鎮南界村,有一座紅二、六軍團會師遺址。1954年譚世英去世前,還經常告誡孫相儒兄弟倆:國旗的紅色是大家用鮮血染紅的,要發揚革命傳統、繼承紅軍精神。

在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南腰界鎮南界村,有一座紅二、六軍團會師遺址。村民孫相儒、孫相炎兄弟經常來這里瞻仰。對他們而言,這里不僅是紅軍走過的地方,也是父母參加革命斗爭、在南腰界相依為命的見證。

“我父親孫少軒,重慶涪陵人,是紅二軍團的人。母親譚世英,湖南茶陵人,在紅六軍團。以前認不到的兩個人因為當紅軍,在這里遇到了。”孫相儒說,1934年10月,就是在南腰界,他們父母分屬的兩支紅軍部隊勝利會師。

上世紀20年代,賀龍在涪陵當川東邊防軍警備旅旅長,由于軍紀嚴明,還曾扣押為北洋軍閥運送軍火的日本貨輪,深受涪陵人民愛戴。那時,年少青蔥的孫少軒對賀龍甚是崇敬。1933年,賀龍率紅二軍團攻打涪陵,在豐都兵工廠做工的孫少軒與工人們一同起義,參加了紅軍,隨軍修理槍械。

1934年6月,孫少軒作為紅三軍的一員,在賀龍的率領下入駐南腰界。

1934年10月26日下午,紅三軍和紅六軍團所屬部隊指戰員共8000多人會師南腰界。 紅六軍團有一位宣傳員名叫譚世英。這位女紅軍和她的3個姐姐從1932年開始就在家鄉湖南茶陵參加革命。在跟隨紅六軍團西征的路上,她的4個孩子或夭折或送給了沿途百姓寄養。在過湘江時,譚世英也被槍炮炸傷了眼睛,導致視力降低。

西征以來,譚世英和紅六軍團的戰士們就一直在長途奔波、各種戰斗中度過。到達南腰界后,這里的老百姓和紅軍給他們準備了糧食、油鹽,以及足夠的床鋪,讓他們得到了充分的休息。

會師后的1934年10月28日清晨,紅二、六軍團從南腰界出發,向湘西挺進。熟悉當地情況的孫少軒在當地潛伏下來,隱姓埋名,作為交通員繼續在酉陽、秀山、沿河等地從事黨的地下工作。而譚世英則被編入黔東獨立師,在一場戰斗中被俘,被敵軍關押在甘龍口。

后來,譚世英被當地軍閥賣到沿河縣的一個地主家。在一次做工時,她找準機會偷偷逃了出來,但因為患有傷病,又不敢聲張,只好在街上要飯。此時,一直在沿河等地活動的孫少軒了解到譚世英的情況,偷偷把她帶回家中收留。

“那時候國民黨軍、還鄉團很厲害,我的父親把母親帶回家以后,才敢說出自己也是紅軍。”孫相炎說,從那以后,這兩個流落的紅軍相依為命,在南腰界鎮團結村潭溪隱姓埋名生活下來。

因為是外來戶分不到田地,孫少軒只好憑借修理槍械的技能出門賺些零錢,譚世英則出門要飯,以此勉強養活兩個兒子。雖然持家艱難,經常食不果腹,但譚世英和孫少軒一直都在期盼紅軍回來。

因為國民黨軍長期駐守,這對流落的紅軍夫妻一直不敢公開自己的紅軍身份,對于兩兄弟的疑惑也總是回答“要永遠相信紅軍是好的,要等著紅軍回來”。

孫相儒還記得,在1948年全國解放前夕,母親譚世英還勸說當地土匪放下刀槍、不再偷搶。“我母親跟他們說,馬上要解放了,當年從這里離開的紅軍就要回來了”。

對于母親,孫相炎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經常流淚的眼睛。1954年去世前,譚世英十分想念早夭的子女和離開的紅軍隊伍,常常悲傷痛哭,晚年哭瞎了眼睛。譚世英經常邊哭邊告訴兄弟倆,她最大的愿望是與家鄉茶陵的親人取得聯系,讓他們知道自己并沒有犧牲,只是流落在南腰界這個紅軍曾經戰斗過的地方。

1954年譚世英去世前,還經常告誡孫相儒兄弟倆:國旗的紅色是大家用鮮血染紅的,要發揚革命傳統、繼承紅軍精神。去世前,譚世英囑咐兄弟倆,要教育子女多讀書,為革命作貢獻,她還給自己的孫輩早早起好了名字:孫永紅、孫永軍、孫永強、孫永勝,要讓后輩永遠相信“紅軍強勝”。

原標題:永遠相信“紅軍強勝”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福彩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