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乞丐將軍”和紅軍的親人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07/23 09:34:55 作者:朱彩云,田文生 王林
字號:AA+

導讀: 重慶秀山縣雅江鎮江西村村民李之文家保存的1984年秀山縣人民政府頒發給他父親李木富的“紅軍的親人”牌匾。實際上,和不少冒著風險救下紅軍的農民一樣,李木富一直不知道當年救治的是誰,而段蘇權也沒有過問鄉親的名字。

重慶秀山縣雅江鎮江西村村民李之文家保存的1984年秀山縣人民政府頒發給他父親李木富的“紅軍的親人”牌匾。新華社記者 劉潺/攝

段蘇權寄給李家的書信及后代往來相片。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見習記者 朱彩云/攝

幾乎每處紅軍路過的地方都會留下紅色故事。在重慶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口耳相傳的,是土家族農民李木富救助黔東獨立師政委段蘇權的往事。

《雅江鎮志》里這樣記錄當時段蘇權受傷的經過:1934年11月25日,紅軍黔東獨立師途經秀山梅江時,在梅江街上與國民黨縣中隊楊志鵬部發生激戰,師政委段蘇權被鎮公所團防班長楊光和開槍擊中右腳,踝骨被打穿。

這之后,段蘇權被雅江鎮土家族農民李木富發現,李木富將他背至家門前靈官廟躲藏,之后為了安全又趁夜將他背至屋后的山洞中,并從家中拿來紅薯和玉米。

就這樣,段蘇權在洞里藏了1個多月。李木富又從附近一個藥師那里買藥,為他救治。到段蘇權可以走路時,李木富又找同村蘇仕華家里的木匠給他做了一副拐杖。

最終,靠著這副拐杖,段蘇權一路乞討,回到湖南家鄉。之后他又設法到山西太原找到他的老首長任弼時,順利歸隊。

史料記載,當任弼時看到段蘇權時驚愕得半天說不出話來,面對3年杳無音信的師政委,他說:“我們曾給你開過追悼會,原來你還活著啊!”任弼時的夫人陳琮瑛也曾回憶說:“長征路上,我們已經為段蘇權同志舉行過一次追悼會,可他沒有死,拖著打碎了的腳,一路乞討又爬回部隊……”

這位后來被譽為“乞丐將軍”的人受傷時年僅18歲。

李木富的兒子李之文說,父親曾回憶,當時團防看到這個紅軍傷員,說要把他殺了。父親連連阻攔,說“莫殺莫殺”“他年紀輕輕的,又是快死的人,你殺他有什么用”,之后團防拿走了段蘇權身上的一顆子彈、一塊光洋和一張“排長”符號(段當時實為師長)便離開了。

這些都成為秀山當地評書人葉天君的史料素材。今年74歲的他已經專門講解與演繹家鄉的紅色故事近10年。早在1983年,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成立的時候,他就因演出相關劇目,與時為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政委的段蘇權當面交流過。

“段政委說了當時的情形,和村民們描述的一致。”葉天君說,在那次重返秀山期間,段蘇權不僅回到了當時戰斗過的地方,還看到了49年前打傷他的人。

葉天君介紹,擊中段蘇權腳踝骨的楊光和那時剛從新疆勞改回來,他回憶了梅江街上一戰,“打3槍倒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已死,另一個不知抬到哪里去了”。

史料記載,在楊光和介紹完大體情況后,段蘇權詢問他“是站起打的,還是孤(意為蹲)起打的”,楊回答“是躲在油粑粑灶邊孤起打的,左邊還有一個面攤子作掩護,所以對方看不見人”。段蘇權由此確定楊光和所說的正是當時撤退的地方,“沒見人,只見一些掩護體”。

在秀山的幾天,段蘇權“弄清了過去回憶不清的史實”,知道了當時子彈爆炸至骨頭破裂的原因。但他最遺憾的仍是沒能找到當時養傷的山洞與救治他的村民。

之后“尋找救治戰士的土家農民”消息傳到了李木富家中。時年84歲的李木富趕忙叫大兒子李芝全給縣委領導寫信,回憶當年救治經過并邀請老紅軍來家中作客。

實際上,和不少冒著風險救下紅軍的農民一樣,李木富一直不知道當年救治的是誰,而段蘇權也沒有過問鄉親的名字。

當秀山縣委領導收到信后,一切都開始明朗起來。

先是黨史辦公室的人前往雅江實地核證,縣委確認后又向段蘇權寄去信件、錄音磁帶和照片。到1984年2月,段蘇權回信表示高興與感謝,附言“人民的恩情是報答不盡的”,并寄出了當時400元工資里的一半,分給李木富、蘇仕華與其他送過飯的同志。

直到今天,段蘇權的后代與李木富的后代仍有交集。當年段蘇權養傷的不知名山洞也被取名為“紅軍洞”。李木富的孫子保存了段蘇權寄來的部分書信,對兩家人而言,幾十年前父輩的短暫相處,成為往后接續恩情的起點,也讓這段紅色故事有了說不完的下文。

原標題:“乞丐將軍”和紅軍的親人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福彩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