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用腳板走出根據地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07/23 09:33:58 作者:王林 田文生,朱彩云
字號:AA+

導讀: 重慶酉陽縣南腰界鎮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會師紀念塔。10月13日,紅三軍的幾支部隊從南腰界出發,分赴秀山、沿河、印江一帶游擊,以探尋和接應紅六軍團。10月26日下午,紅三軍和紅六軍團所屬部隊指戰員共8000多人先后到達南腰界,駐滿了南腰界附近方圓20里的村村寨寨。

重慶酉陽縣南腰界鎮中國工農紅軍二、六軍團會師紀念塔。新華社記者 吳壯/攝

紅二、六軍團會師路線圖。 (資料圖片)

湘渝黔交界的重慶市酉陽縣,有個小鎮,名為南腰界。境內層巒疊嶂,人口較多,糧食富足,在軍事上有廣闊的回旋余地。

1934年6月,賀龍等率領紅三軍在這里修整。1934年7月黔東特區成立后,以南腰界為中心陸續建立了17個區蘇維埃、100多個鄉蘇維埃政權。

雖然“賀老總”帶領的紅軍隊伍只在南腰界停留了4個多月,但給這里留下的是難以磨滅的印記。

南腰界的紅色記憶

在南腰界鎮上有一條紅軍街,街上有一座很不起眼的土地廟,在土地廟的側墻上,至今還保留著80多年前留下的《中國共產黨十大政綱》。

這是時任紅三軍宣傳隊隊長樊哲祥用毛筆抄錄在墻的。紅軍撤離南腰界后,當地百姓用加了鹽巴的石灰水填寫標語,再用黃泥巴、草木灰和鍋煙灰涂抹,才使標語完整保存了下來。

南腰界人民為何冒著生命危險去保存十大政綱?

“因為紅軍來了,大家的日子才過得好了,山里的土匪也不敢來了。”祖輩流傳的這些話,南腰界村民池再武一直牢牢記著。紅軍剛來南腰界時,正是插秧的時節,有紅軍主動幫農民插秧;紅軍做了飯會邀請老百姓一起吃,老百姓家做了飯邀請紅軍,戰士們都會擺擺手。

池再武的大爺爺池寬成和其他幾十個當地青年,就是在那時加入了紅軍。后來,池寬成還擔任了南腰界游擊大隊隊長。

但這支部隊并非一路順遂。史料記載,因為王明“左”傾路線的錯誤指揮,紅二軍團在第四次反“圍剿”中受到重大損失,縮編為紅三軍,被迫退出湘鄂西革命根據地,之后在湘鄂渝交界的巫山、黔江等地轉移,一直到1934年6月進入酉陽南腰界,紅三軍才得到休整。在南腰界,軍隊再次有了正常的黨的領導,經過重新恢復登記黨團員,從3個半黨員恢復到493個黨員。黨的凝聚力和戰斗保壘作用發揮出來了。

穿透85年的時光,盡管其他字樣已經變得模糊,但“蘇維”二字依然清晰可辨。當年革命者刻于“紅軍醫院”進門靠左的木板上的這些文字,記載著那段歷史。

在大壩村5組楊氏宗祠內辦起的這所“紅軍醫院”相當于紅三軍的住院部。根據紅三軍九師醫務處長董家龍后來的回憶,這個醫院前后治愈了400多名傷病員,包括受傷的紅軍和根據地的人民群眾。

當年,紅軍醫生和當地草藥醫生一起,按照祖傳的藥方,上山采藥開展治療。紅軍傷員后期康復就由根據地的人民群眾接回家護理。同時,醫院積極宣傳“預防為主,防治結合”的道理,“群眾就醫一般免費醫治。”

在這些蘇維埃根據地里,紅軍和當地百姓有著牢不可破的魚水般的感情。

“爺爺楊昌明告訴我,家里當年曾經住了一個排的紅軍,爺爺他們自己住一間房,騰出兩間給紅軍。”46歲的本地村民楊繼川介紹說,“紅軍自己在食堂吃飯,不在老百姓家里吃,從來不會和老百姓搶飯吃,紅軍看見沒水了,就去‘大水井’幫老百姓挑水,現在這口井也改名為紅軍井了。”

“爺爺告訴我,當年的紅軍非常艱苦,沒鞋穿,爺爺就用稻草給他們打草鞋,軍民感情更好了,紅軍每天都把家里掃得干干凈凈的。”他說。

秋毫無犯、親近愛民的作風,讓紅軍很快獲得了當地百姓的信賴。在紅三軍創建根據地期間,紅軍戰士和百姓同吃同住,不少類似的軍民故事在南腰界發生。

紅軍街上一位黃大娘,曾在盛夏時節用自制米酒接待紅軍班長,緩解了水土不服與腹瀉問題。當時紅軍要用錢買米酒,她一直推辭,說“只送不賣,看到紅軍又送米,又挑水劈柴,心里已經過意不去”。

可是,紅軍依然堅持留下1個銀元作為報酬,如今這塊銀元已捐獻給文物保護部門。

貓洞大田上的會師

紅三軍到達南腰界一個多月后,1934年7月23日,另一支紅軍部隊——紅六軍團根據中革軍委的命令,開始作為紅一方面軍長征的先遣隊突圍西征,轉移到湖南中部開展游擊戰爭。這支由任弼時、肖克、王震等人領導的部隊還有一個特殊的任務,與紅二軍團(當時已改稱紅三軍)取得聯系。

對于紅六軍團的西征任務,賀龍和紅三軍當時并不知情。一直到1934年10月上旬,賀龍在南腰界一位教書先生家中看到一份國民黨報紙,上面刊登了“蕭克所部朝川黔邊運動”的消息,才知道有一支兄弟部隊正在接近。

10月13日,紅三軍的幾支部隊從南腰界出發,分赴秀山、沿河、印江一帶游擊,以探尋和接應紅六軍團。賀龍也親自帶領手槍隊、偵察隊,以吹號聯系的方式,到沿河水田壩一帶尋找和接應紅六軍團。

突破湘、桂等地的重重封鎖后,紅六軍團在崇山峻嶺中尋路,向川黔邊境迂回前進,在黔北石阡縣甘溪鄉遭遇敵軍主力圍困。得知這一消息后,賀龍決定率部南下接應。

紅六軍團主力在擊退湘桂黔敵軍的堵截后,于10月24日抵達貴州印江縣木黃鎮。當日,賀龍派出的接應部隊得知消息,迅速趕到木黃與紅六軍團會師,并帶領紅六軍團向南腰界進發。

在向南腰界進發途中,賀龍與紅三軍作了細致的安排:提前派人把紅六軍團到南腰界的消息通知紅三軍司令部,通知紅三軍分駐川黔邊一些地區的部隊于26日回南腰界集中;紅三軍軍部、政治部分別組織歡迎隊伍和軍樂隊,在街上貼好小標語、插上小紅旗。

10月26日下午,紅三軍和紅六軍團所屬部隊指戰員共8000多人先后到達南腰界,駐滿了南腰界附近方圓20里的村村寨寨。在南腰界貓洞大田的土壩上,紅旗招展,軍號嘹亮。紅三軍軍長賀龍、紅六軍團軍政委員會主席任弼時等領導人站在臨時搭建的主席臺上,舉行了隆重的會師大會。歡迎的鞭炮從橋頭一直放到司令部駐地門口。

發動湘西攻勢

大部隊抵達南腰界的當天下午,兩個軍團的領導人在紅三軍司令部駐地——南腰界的余家桶子召開會議。任弼時宣讀了黨中央為二、六軍團會師發來的賀電,并宣布紅三軍恢復紅二軍團番號的決定;紅二、六軍團統一行動,賀龍任總指揮,任弼時任總政委。

賀龍在大會上作了總結發言:“我知道你們的心情,到達這里后想休息一下,按說這是應該的,可是蔣介石不讓我們休息。這里的根據地是新近才開辟的,不很鞏固。現在可靠的根據地在我們的腳板上,我們還必須去創造更大更可靠的根據地。”

會上,紅二、六軍團的指戰員討論中央指示精神,一致贊同二、六軍團聯合行動的方案,并決定立即展開湘西攻勢,主動向敵人發起進攻,建立湘鄂川黔邊革命根據地。

為掩護紅二、六軍團主力回師湘西,會師大會還宣布了另外一條命令:重新組建黔東獨立師,紅六軍團第十八師五十三團團長王光澤調任師長,黔東特委書記段蘇權任政委,堅持在黔東根據地活動,鞏固革命成果,牽制敵人。

與敵人周旋近一個月后,黔東獨立師東進向主力靠攏,進入秀山縣涌洞鄉川河蓋時突遭敵人攔截。由于迷霧籠罩難辨方位,紅軍彈盡糧絕,被迫分散突圍,師長王光澤不幸被俘。1934年12月21日,王光澤在酉陽龍潭鄔家坡英勇就義,時年31歲。

“川河蓋戰斗雖然失敗,意義卻非比尋常。”秀山縣黨史研究室原主任喻再華說,黔東獨立師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紅軍長征,策應了紅二、紅六軍團主力東進湘西。

在黔東獨立師的掩護下,1935年10月28日,紅二、六軍團主力從南腰界出發,發起湘西攻勢,并且在大庸縣城成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員會。一年之間,紅二、六軍團由8000多人發展到兩萬多人。

湘鄂川黔蘇區,北臨武漢,南接長沙,既可對紅一、紅四方面軍的長征進行有效配合,又直接威脅到了國民黨統治的核心區域。湖南軍閥何鍵曾向蔣介石發出了急電,稱“情勢緊張,全湘震駭”,提出“欲靖川黔,先靖湘西;欲除朱毛,先除蕭賀”。

由于國民黨軍的持續大規模“圍剿”,紅二、六軍團于1935年11月退出湘鄂川黔蘇區,進行戰略轉移,經貴州、云南,于1936年6月到達西康甘孜地區,與紅四方面軍會師。紅二、六軍團與原屬紅一方面軍第九軍團的紅32軍組成紅二方面軍。1936年10月22日,在寧夏將臺堡與紅一方面軍勝利會師。至此,紅軍長征勝利結束。

南腰界當年簡陋的土壩如今已被修建為紅二、紅六軍團會師廣場。廣場兩邊對聯寫道:“策應長征,軍民攜手共建根據地;會師仗劍,星火燎原映紅蘇維埃。”

原標題:用腳板走出根據地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福彩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