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游擊隊員符治義:槍林彈雨中高舉戰旗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07/18 09:16:32 作者:田文生 王林,朱彩云
字號:AA+

導讀: 位于重慶市酉陽縣南腰界鎮南界村的貓洞大田旁的水井,曾經養育過紅軍和根據地人民群眾,從而更名為紅軍井。符寧江介紹說,為了掩護大部隊,父親符治義所在的南腰界游擊大隊在木黃螞蟥山一帶,與圍追堵截的還鄉團激戰了一天一夜。

位于重慶市酉陽縣南腰界鎮南界村的貓洞大田旁的水井,曾經養育過紅軍和根據地人民群眾,從而更名為紅軍井。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田文生/攝

槍林彈雨中,第一名扛著戰旗的游擊隊員中彈倒下;第二名游擊隊員立即沖上前去,繼續扛起戰旗,兇狠的敵人瞄準他猛烈射擊……4名游擊隊員因為護旗先后倒下。

“戰旗不能倒地!”身后傳來游擊隊員的叫聲。

最后一名護旗手毫不猶豫地沖上前去,接過旗幟。剛舉起戰旗,敵人的子彈掃射過來,打中護旗手的右小腿,戰旗也頓時被打得千瘡百孔。

他使出全身力氣將戰旗插在陣地上。雙方繼續殊死搏殺,而這位英勇的旗手,一直堅持到戰斗結束的那一刻。等戰場歸于平靜,他拖著傷腿,將被子彈打得只剩旗桿與旗刀的戰旗以及旗籠藏進一個洞里,并作好標記。

這個恍若電影場景的片段,曾在符寧江的青少年時期,被“最后一名護旗手”繪聲繪色地講述。這位旗手,就是他的父親符治義。

“我父親是南腰界的放牛娃,給姓冉的人家放牛,過著貧苦的生活。”7月17日,“再走長征路”主題采訪活動來到重慶酉陽縣南腰界,63歲的符寧江講起了父親的故事。

1934年6月4日,賀龍、關向應率領紅三軍來到位于湘鄂川黔四省交界處的南腰界。此后的4個多月里,紅三軍建立了以南腰界為中心的黔東特區革命根據地。

“就在這段時期,有一天,我父親從冉從田的藥房門口經過,一個名叫張樹新的年輕人和他打招呼,請他進屋去喝水、吃飯。”符寧江回憶說,在藥房里做活的張樹新問父親,是否愿意參加游擊隊。

當時只有17歲的符治義并不知道游擊隊,對方告訴他,游擊隊就是要打倒土豪惡霸,為窮人打天下。“我父親聽明白游擊隊是怎么回事后,很爽快地答應參加游擊隊,從此跟著賀龍干革命了。”

當年,他和其他游擊隊員站在土地廟前,面對由紅三軍宣傳隊長樊哲祥(后來曾擔任北京炮兵學校校長——記者注)用毛筆在墻壁上寫下的中國共產黨十大政綱,舉起右手,宣誓加入游擊大隊。

“十大政綱”是:一、推翻帝國主義的統治;二、沒收外國資本家的企業和銀行;三、統一中國,承認民族自決權……

宣誓后,賀龍給游擊大隊隊長授了紅旗和槍支。“紅旗是革命的象征,槍支是革命的武器,我們要用槍支和生命保護紅旗,將革命進行到底!大家有信心嗎?”

“打鐵不怕火燙腳,革命不怕砍腦殼!”符治義和大家一起響亮地回應著賀龍。

彼時,南腰界周圍各地的游擊隊陸續建立起來,隊員有好幾百人。當年10月,任弼時、蕭克、王震率紅六軍團與紅三軍在收割完畢的田地里完成會師。“當時,我父親就驕傲地站在貓洞大田里,兩支紅軍部隊高興得像失散很久的兄弟一樣。”

“六軍團的同志來到這里,按理是該休息的。但蔣介石不讓我們休息。黔東根據地是新近開辟的,還不很鞏固、可靠。”賀龍在會師大會上說。

于是,會師大會第二天,賀龍便率領部隊揮師挺進湘西。

符寧江介紹說,為了掩護大部隊,父親符治義所在的南腰界游擊大隊在木黃螞蟥山一帶,與圍追堵截的還鄉團激戰了一天一夜。

也就是在這場戰斗之中,符治義負了傷,一瘸一拐地走在隊伍里。這時,賀龍騎著馬經過他的身旁。

“賀老總把我的父親弄上馬,可他不會騎馬,又摔了下來。”符寧江回憶說,因為他的傷很重,沒法去湘西,于是受命不再隨部隊前行。“部隊安排擔架隊把他抬到后方,留下10塊大洋,讓他養傷。”

“傷好了以后,父親又參加了黔東獨立師,在川河蓋的血戰中,獨立師師長王光澤被沖散,部隊彈盡糧絕,多數人傷亡、失散。”符寧江回憶說,“后來,我的父親在秀山被抓住,關了起來,幸好他在深夜翻墻逃了出來,從此隱姓埋名,以打鐵為生。”

解放后,符治義曾擔任剿匪大隊長,1981年,當上了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的政協委員。1983年,66歲的符治義去世。

“我父親在世的時候,從來沒有后悔過參加游擊隊。”符寧江說。

原標題:游擊隊員符治義:槍林彈雨中高舉戰旗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福彩快乐10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