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應對貿易摩擦的國際公共產品
來源:光明日報 2019/06/24 10:47:54 作者:魏亮
字號:AA+

導讀: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顯然,中國正在著手建立的“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就是這樣一種道。它不僅是應對美國貿易摩擦及其對中國實體壓迫的一種手段,更是一個風向標,標志著不斷成熟并走向世界舞臺中央的中國將怎樣對世界作出應有的貢獻。

中國商務部自宣布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以來引發國內外廣泛關注。近日,商務部又進一步表示,將在6月底之前發布新修訂的全國和自貿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領域。此舉與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的結合,無疑將為投資者營造更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投資環境。

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明確,對不遵守市場規則、背離契約精神、出于非商業目的對中國企業實施封鎖和斷供,嚴重損害中國企業正當權益的外國企業、組織或個人,將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顯然,在美國近來在毫無證據情況下將多家中國企業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的背景下,中方推出該制度是被迫反制。可能有人會問,這樣的做法能管用嗎?答案是:管用。這是因為,盡管美國經常將市場規則、契約精神掛在嘴邊,但美國早已經是一個站在了市場經濟和契約精神對立面上的資本主義國家,建立這樣的清單對美國恰是有的放矢。

資本主義會損害市場經濟嗎?這是法國經濟史學家費爾南多·布羅代爾的著名一問。他的回答是:“假如資本主義與位于其下方的市場經濟的沖突純屬經濟性質(事實并非如此),二者的共存也就根本不成問題。”很顯然,布羅代爾的自問自答在很多西方人思維中不可理解,他們下意識地認為,資本主義等于市場經濟,資本主義不會擾亂市場秩序。

然而,活生生的反例在過去一段時間先后出現。首先是美國公然向諸多國家挑起貿易摩擦,而后是美國將一些具有市場競爭力的外國企業納入其出口管制清單,試圖將其排除在貿易體系之外。這樣做無論如何都看不出是崇尚公平競爭和市場秩序的行為。眾所周知,美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資本主義國家,按照“資本主義等于市場經濟”的西方邏輯,美國應當是市場經濟最大的維護者,而非破壞者。那么,為什么美國會背其道而行?布羅代爾給出的解釋是:資本主義是經濟大廈中的壟斷部門(如東印度公司),而市場經濟是其中的競爭部門。當資本主義(壟斷部門)想盡其所能地攫取利益或者保護既得利益時,市場經濟(競爭部門)就成為其打擊甚至消滅的對象。“一旦這個競爭的世界被消滅,資本主義便另設生產單位取而代之。”

順著這個邏輯即可發現:在世界體系中,美國是經濟、政治、軍事資源的最大擁有者,其貿易金融結構性權利、能力、規模也是當前世界經濟體系的核心關鍵與主要組成部分,堪稱是世界經濟的“壟斷部門”。美國貿易摩擦的受害者,無論歐盟、日本、中國,都是世界經濟體系的參與者,屬于“競爭部門”,是市場經濟及其秩序的組成部分和維護者。

根據經濟學原理,在世界經濟規模沒有出現大的變化的前提下,布羅代爾定義的市場經濟一旦出現長足發展,“資本主義”必然會盡其所能地保護既得利益。由此可見,美國挑起貿易摩擦具有必然性,并不惜破壞市場秩序、契約精神等美國在還沒有成為“資本主義”(壟斷部門)時的立國之本,直至得到其希望得到的利益或者消滅市場經濟為止。因而,美國搞貿易摩擦的做法顯然是實施封鎖限制、違背市場規則和契約精神甚至危害別國國家安全的破壞市場經濟的行為,而不僅是一般意義上的經濟手段。其危害的性質和程度不容小覷。

那么,如何應對美國對中國實施的非市場的,甚至有敵意的訛詐行為呢?中國商務部最近宣布擬建立的“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給出了一個好的思路。

第一,從制度的名稱可見,該清單聚焦那些不可靠的實體,旨在把那些可能對正常的市場秩序、中國的企業和實體,乃至中國本身造成傷害的實體列出清單,小心提防。

第二,這是一項站在道德高地上的制度。是否要納入清單,關鍵看涉事實體是否違背市場規則和契約精神。制定清單的目的之一是確保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減輕貿易摩擦對世界經濟產生的負面沖擊,降低對相關企業和所有消費者的利益損害。美國毫無原則、只顧利己的出口管制清單與之相比,高下立現、相形見絀。

第三,聚焦國際經濟規則穩固有效與中國國家安全、社會公共利益和企業的合法權益。相比之下,美國則揚言看淡甚至放棄多邊貿易體系,奉行單邊主義和極限施壓的策略,只想撈好處、榨利潤,不想負責任、穩秩序。誰是市場經濟的參與者、維護者,誰又是既有國際經濟規則的破壞者,一目了然。

第四,這是中國為世界經濟貢獻的最新國際公共產品。出口管制實體清單或者出口管制清單,在全世界司空見慣。但是這樣的清單應該基于什么樣的原則來制定,眾說紛紜。目前,中國正在樹立一個標桿,遵循非歧視的、市場規則、契約精神、個人、企業、國家安全和利益相結合的原則來制定實體清單,根本目的不是為了懲罰誰,而是為了糾正那些本不應有的歧視、訛詐甚至國際經濟傾軋。

中國作為工業革命以來世界經濟舞臺中央的后來者,應該扮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作出怎樣的貢獻,對世界和中國都至關重要。恰好,美國的作為給了中國一面很好的鏡子,讓中國能夠更加清醒地認識到在世界經濟舞臺的中央該怎么做才是對的,如何貢獻才更恰當,一如實體清單這件事。

中美在世界貿易中的比重、中美兩國大企業數量不分伯仲,在全球價值鏈上的位置雖有高低之分,但在全球產業鏈上都很重要。在這樣的情況下,合則兩利,斗則俱傷。中國建立清單的目的,是希望通過規避那些不講契約精神、不守市場經濟規則的實體,將中美乃至國際經貿關系拉回正軌。目前,中國已經做出了一個很好的示范,相信其他飽受美國貿易金融壓迫的國家至少是心向往之。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顯然,中國正在著手建立的“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就是這樣一種道。它不僅是應對美國貿易摩擦及其對中國實體壓迫的一種手段,更是一個風向標,標志著不斷成熟并走向世界舞臺中央的中國將怎樣對世界作出應有的貢獻。

(作者:魏亮,系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副研究員)

原標題:中國應對貿易摩擦的國際公共產品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福彩快乐10分开奖查询 11选5最牛技巧 怎样炒股入门知识 s.bryzq.com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江西快3开奖号码分布图 福建体彩大星31选7 0000001上证指数 湖北快3手机软件 云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广西11选5预测 身无分文最快赚钱方法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股票行情手机版那个好 福建22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国盛证券 湖北11选5遗漏手机版 股票涨跌的